顾澄想吃锅包肉

头像@室友君
顾澄。懒癌晚期底层生物。

是在叶老板那里买的紫一老师画的抱枕套✨

叶老板本来只想自己用来着,被我死缠烂打(?)怂恿着上架卖了x

还有超可爱的PP夹(不过比我想的大好多!x)和海盐味的糖糖🍬!好き❤️‼

嘿嘿嘿,毛毛辛苦了🥳❤️✨@叶昕佑 

擦汗,我也有合集了。毕竟我最近发的娃娃实在是太多了……把本年更选手本来就没几篇的文给挤的都没地方了了x

【太中学院入学测试】黑手党的拉轰小弟

【20:00】武器室答卷

出题人: @影子123 


*文不对题预警,题目瞎几把起的,跑了。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接受可继续。

*写结尾的时候状态不太好,之后可能会修,感谢。

 

1.

 

我,一名黑手党,一身西装挤地铁,一颗光头锃锃亮的那种。

 

你要是问为什么黑手党还要挤地铁的话,我只能说节能出行、低碳环保,绝不是没钱。

 

不过最近我因着补贴家用的缘故,顺手接了顶头上司的一点小小任务,挣点外快,还能顺道蹭上司的360°无死角拉轰的酷酷跑车上班,一石二鸟岂不美哉。

 

于是,早上八点,我眼看着地铁站的工作人员费力地把一位女士连同她的手提挎包塞进已经人满为患、堪比沙丁鱼罐头的地铁车厢,不由跟着缩了缩脖子,试图让自己的那颗光头看起来没那么显眼。

 

早上八点半,我准时到达了我的上司——中原干部家的车库门口,把中原干部360°无死角拉轰的酷酷跑车从车库里倒了出来,稳稳当当地停在中原干部家门口,鸣笛两声示意车已经备好。

 

说起我的上司,中原干部,腰细腿长颜值高,多金敬业能力好,可谓是半数港口黑手党的女性(也许有男性)都为之倾倒的对象,常年盘踞港口黑手党论坛话题TOP2的优质单身男性。值得一提的是,TOP1的话题是首领年轻时激情更新的“本周不服输的中也”,被首领自己手动加精飘红挂在论坛置顶里,现在还时不时会加更“本周不服输的中也干部”特别刊,反响热烈。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中原干部同时霸踞榜一和榜二。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中原干部才从屋内闪身出来,将自己重重摔向了副驾驶的座位,眼底还泛着淡淡的青黑色,显然是没休息好的样子。中原干部利落地卡好了安全带,应声道:“开车吧。”言罢便将头顶的帽子捏下来盖在脸上,可能是准备假寐片刻,同时也露出了头顶一撮可疑反翘着的头发。

 

至于为什么会用可疑来形容那一小撮头发,大概是因为中原干部在我心目中向来是精致到头发丝的人物,以至于我总是怀疑中原干部每天需要早起一小时去打理他那头亮眼的橘发,而不是像今天这样随意扎拢起来就出门。

 

但我相信上司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缘由的,于是我收回目光,发动车子,专注于驾驶,毕竟这辆360°无死角拉轰的酷酷跑车的一个车轱辘,可能都要比我这一颗光头还要贵。

 

“啊,在前面路口的便利店,停一下。”可能是我太过专注于维持黑手党干部的拉轰小弟这一角色,并未注意到中原干部不知何时已经坐直了身子,又把帽子戴了回去,那撮可疑的反翘就这样又被藏了起来。

 

多亏了黑手党的标配墨镜,中原干部并未注意到我正注意着他的头顶,继续道:“去帮我买两份三明治,一份蟹肉的和一份火腿的。”

 

这时我才注意到,平日里中原干部的确是会带着便当盒的。于是作为尽职尽责的黑手党干部的小弟,我应了声便风风火火地关上车门,肩负着自己上司早饭的艰巨使命,大步流星地朝着便利店走去。

 

我才刚刚掏出钱包,发现中原干部也跟着进了便利店。

 

我为我展露在上司面前的干瘪钱包有些窘迫,刚想试图为自己辩解买两个三明治的钱还是有的,中原干部似乎透过了我的墨镜看出了我的疑问,他摸了摸鼻子解释道:“啊,首领这个人很龟毛的,特别是吃的,所以还是我来买好了。”

 

然后中原干部从善如流地转过身朝着店员继续道:“一份火腿三明治,一份蟹肉三明治,蟹肉的那份不要洋葱,多加生菜,少加沙拉酱。”

 

我和我干瘪的钱包还呆立在原地,不知是为中原干部和我吐槽我们的顶头上司龟毛而惊讶,还是为中原干部为首领带早饭而痴呆。不过我敢打赌,刚刚那个店员小姐姐在转过身做三明治的时候和旁边的小姐妹嘀咕了一句“好帅”。

 

我还敢用我的光头打赌,这句一定是在赞美中原干部,而不是我。

 

中原干部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看向我:“啊,你是不是还没吃早饭,和我一样的火腿三明治可以吗?”

 

我呆愣了片刻,然后猛点头。

 

几分钟后,我屁颠屁颠地跟在中原干部的身后,并收获了中原干部同款三明治早餐和一瓶酸奶——这绝对是可以记到小本本上向我的几个光头兄弟炫耀的事情。

 

2.

 

黑手党的工作其实很简单,我是说我们这种职位不高的黑手党人员,日常工作就是戴上墨镜背着手在大佬身后凹造型、为大佬增添气场,必要时排成一列,从气势上压过对面一头。

 

本来对于临时被调换到首领办公室值岗,我是没有什么意见的,毕竟于我来说,只是换了个地点凹造型,不慌,小问题。

 

但是上班的第一天,就出了大问题——那就是,首领非常的不满。

 

“所以说中也调来这么多人来我的办公室值岗做什么?难道是派遣他们和我共同争夺同一个房间里的空气好让我窒息死掉吗?真是毫无美感的死法,我不要。”我的顶头上司,也就是首领,“啪”地把手里的文书一丢,双手交叠在胸前,气势汹汹道。

 

我和我另外几个被调来的兄弟,总共八人,背着手站得笔直,面对着首领一字排开,好像一溜被罚站的小学生。

 

“下星期我去出差,让他们来保证首领您的安全再好不过了。”中原干部不冷不热地回答,顺手把被首领丢得乱七八糟的文书再次捋成一沓,把签字笔塞进首领手中,冷酷地继续道,“这份签字。”

 

首领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勉力握住那支签字笔,以一种鸡爪划地的姿势,一边签字一边嘀嘀咕咕:“养的狗狗越来越不听话了……!”

 

中原干部权当没听见,又冷酷地把签好的文件撤走,换上一份新的:“这份也签字。”

 

虽说之前也听说过我们的顶头上司是个性格跳脱但深不可测的人,但亲眼看见首领缠着干部陪他批文件这般属实冲击力过大,我的光头上都忍不住渗出几颗汗珠。

 

最终,两人终于各退一步,留下七个人在首领办公室轮值。而我,因着显眼的光头,被首领随手一指,分给中原干部做随行助理,兼司机和保镖。虽然我觉得中原干部并不需要保镖,毕竟他一个人就能捏碎十个我这样的光头。

 

“记得把中也的行径全部记下来!给你开双倍工资!”首领明明是和我说话,却对着中原干部笑得像是一个有着恶劣报复心思的小孩,大手一挥,我就稀里糊涂地成了中原干部的部下。

 

我怀疑首领选中我,只是因为我站在离他最近的位置,外加我是个光头,长得还有点憨。

 

中原干部对此只是哼出半声作为回应。

 

当天下午,我就被单独拎到首领办公室进行汇报工作。首领坐在桌后似笑非笑,我背着手在首领看不见的地方紧张到扣手。因为我听说首领和中原干部的关系并不和睦,甚至有些紧张;但看今天早上两人之间的对话又不像是有什么嫌隙的模样,一时间我开始飞速思考如何斟酌出适合的语句向首领汇报。

 

不料过了片刻,首领发话了:“唔,中也中午吃饭了吗?”

 

我飞速运转的大脑突然当机,并未料想到首领会问这种问题。我努力回想了一下,吞吐道:“好、好像…没有。”

 

首领“唔”了一声,继续道:“这可不行啊,你记得转告中也吃饭,毕竟已经是一个小矮人了,再因为不吃饭变成了营养不良的小矮人可怎么办?”

 

我几乎是舌头打结一般地应了一声,倒是首领心情很好一般,挥了挥手让我退下了。

 

然后我更换了一些委婉的用词,结结巴巴地向中原干部转告了首领的话,中原干部听完面色黑如锅底,险些捏断了手里的签字笔,掷地有声道:“别管他,当他放屁。”

 

我站在中原干部面前,再度,紧张到扣手。

 

中原干部瞥了一眼紧张的我,揉了揉眉心,像是替自己醉酒还说胡话的丈夫道歉一般,“他就这样,你别管他,做好本职工作就行。”

 

3.

 

电梯升到了港黑大楼的顶层——那里是首领的办公室。

 

首领在桌前瘫成一滩,哼哼道:“中也好慢,要被饿死了!”

 

“那正合我意。”中原干部没好气地把装着蟹肉三明治和酸奶的手提袋放在首领桌上。

 

首领看着便利店的手提袋,像是警觉的猫一样弹了起来,然后几下拆开三明治的包装纸,掀开夹着蟹肉和生菜的面包片,像是没有买到自己满意口味的小孩子一样开始吱吱哇哇地叫了起来:“这什么!”

 

“三明治,认不出吗?”中原干部翻了个白眼。

 

“这么多的生菜叶!还没有洋葱!沙拉酱也只有这么一点点!”首领持续吱吱哇哇。

 

这时我才明白,那份中原干部特意为首领点的三明治,完全是逆着首领的喜好来的!

 

我忍不住稍稍侧目悄悄地瞟了一眼中原干部,恰好和中原干部的目光对上,中原干部像是恶作剧成功一般露出一点狡黠的笑容,朝我挤了挤眼睛。

 

我心领神会,站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当一块合格的无声背景板。

 

“屁事那么多,不想饿肚子的话就赶紧吃掉!”

 

“今天为什么不是中也自己做的三明治!”

 

“哈?昨天也不知道是托谁的福,折腾到那么晚?”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抬眼看了看赶上在首领办公室轮值和我一样杵在这里当无声背景板的兄弟——那位兄弟看起来日常在首领办公室少了些风吹日晒白净了不少,不像我平时跟着中原干部日常出外勤,整整晒黑了一个度,俩人站在一起活像一对共患难的海尔兄弟。

 

那位兄弟面上看着不为所动,但我猜测他此刻一定也十分煎熬,毕竟杵在一起听首领和干部的八卦可不是谁都能忍受得住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二位谁会时不时地丢出一个雷来,我总疑心我哪天会因为知道的太多被首领暗杀。

 

“明明是中也自己穿女装出任务的问题才是!”

 

好吧,这两人互相丢的雷越来越大。

 

“我只是选择了出任务的最优解而已,如果不是你过来添乱还像个笨蛋一样地被对面捉住我早就拿到u盘备份走人了好吗?”

 

中原干部说得抑扬顿挫,富有感情,丝毫不体会我们这些杵在旁边被迫听八卦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暗杀的黑手党小弟们的紧张心情。

 

行吧,如果以后再有人跟我说什么首领和中原干部关系不好之类的八卦,我一定大声地反驳他:“放屁!”

 

“什么最优解,明明是蛞蝓那小得不行的脑容量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才对。”首领一边嘀咕着一边带着嫌恶的表情把三明治里面夹着的生菜叶都捏了出来,可惜那点可怜的沙拉酱都被挤到了生菜叶上,一时间首领似乎也犯了难,犹豫着这片生菜叶的去留问题。

 

最后,首领被暴怒的中原干部捏着被迫吃了三明治里所有的生菜叶,这件事才算完。

 

4.

 

一个坏消息。

 

一个星期前,我作为中原干部得力的随行助理,兼司机和保镖,获得了一个公费去欧洲出差的机会,而且是和中原干部一起。我挥别了我一众光头兄弟并答应给他们带礼物开开心心地踏上了公费出差之路,但就在回程的飞机刚刚落在机场时候,总部那边传来了消息说:

 

“首领坠楼了。”

 

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坏消息。

 

突然的、毫无征兆的,那样一位在一个星期前还嘀嘀咕咕着不要吃生菜叶子的人,就这样死去了。

 

我下意识地去看中原干部的表情,才发现他格外的冷静,打电话安排了后续的工作事宜,然后命我开车尽快赶回总部。

 

中原干部并未亲自去现场处理,只是站在二楼的飘窗前低头安静地看着其他人处理,看起来一切都在中原干部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运转着。那处飘窗向外延伸了一点,延伸部分的地面只铺着一层透明的钢化玻璃,恰好可以透过那里看到下面。中原干部的高定皮鞋踏在上面,发出哒哒的声响。

 

中原干部垂着眼看了一会,压了压帽檐低声道:“走吧。”

 

我张了张嘴试图说点什么,却又想不出自己能说什么,回过神来才发现中原干部已经走出去了几步远。

 

第二天,我照常来到了中原干部家的车库前,照常把车倒出来停在门口,照常摁了两下喇叭示意,然后等着中原干部出门。因着昨天的突发情况,今天预定紧急召开五大干部会议,中原干部是必要出席的。

 

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

 

我觉得有一些不对劲,因为中原干部向来是一位守时的人。

 

我有些慌乱,脑海中迅速闪出了几个荒唐的想法,于是为了证实它确是一个荒唐的想法,我从驾驶座上弹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撞进了中原干部的家里。

 

中原干部的家是开放式厨房,所以一进门就能看见,厨房里的中原干部显然被吓了一跳,他手里正拿着刀——

 

切三明治。

 

我大致地扫了一眼,料理台上至少能看到十几份蟹肉三明治,有切开的,也有没切开的,从那些切开的三明治的横切面来看,它们无一不塞了大块的蟹足肉。

 

从数量上来看,中原干部至少是从凌晨开始就一直在做蟹肉三明治了。确切来说是没有生菜,但加了不少沙拉酱和洋葱,是那位首领会喜欢的那种三明治。

 

中原干部看起来有些局促,他并没有责怪我冒冒失失地闯进来,反倒不停地揉着鼻尖,似乎是想让我以为他的鼻子是被自己揉红的。

 

我欠了欠身,直立在玄关,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一般道:“中原干部,今天还有五大干部会议。”

 

中原干部点了点头,简单整理了衣装,应声道:“走吧。”

 

5.

 

等到那辆360°无死角拉轰的酷酷跑车跑得足够远的时候,中原干部窗下的一丛灌木便开始哗啦啦地抖动了起来——太宰治一边扶着腰“哎呀哎呀”地叫着,一边挣扎着从里面钻出来。

 

太宰治似乎心情颇好,哼着歌利落地撬开窗子的锁,然后又借着手长脚长的优势,双手支着窗台一撑,就大摇大摆地进了中原干部的家。

 

太宰治啪嗒啪嗒地在中原中也家走了一圈,刻意在中原中也的地毯上踩出了一串泥脚引,然后又像是十分熟悉似的地钻进了中原中也家的厨房。

 

太宰治拿起一份被切开的三明治,啊呜一大口,瘪了瘪嘴,像是个挑剔又苛刻的美食点评家一样:“什么嘛,中也这个笨蛋,沙拉酱放太多了!”

 

END


对于家里的小中明天要出门玩一事大家都很激动捏!x

刚换上新衣服就要安抚宰治的中也!x

(宰宰还没身体,只好让趴趴陪中也玩啦!)

还没开考就被记过的咕咕来了(づ◡ど)

ひとみ:

有这么一所学院,在别人毕业季的时候举行入学考试。

有这么一所学院,问卷公布之后竟无人复习沉迷摸鱼。

有这么一所学院,在考试前晚听见考生们的苦苦哀嚎。


距离太中学院的入学测试还有6天!!

同学们该起床复习了!!!!


具体考试时间:6月26日

各考场考试时间表:


7:00  @疏黎 

8:00  @冰糖🍬(中考不在) 

        @阿今今今今_ 

        @終桃    


9:00     @薰 

10:00    @鸣珂 

           @無定形ノコスモス 

           @睡觉冠军bot 


11:00    @あさい 

12:00   @浮梁—好想吃烤羊肉串 

          @中原中也的帽子 

          @Softy 


13:00   @瞿唐月 

14:00   @Yage 

           @cy是程音啦 

           @ion 

           @小九今天画画了吗 


15:00    原po

16:00    @青咕咕 

           @姓白的黄少晋 

           @画佳key 


17:00   @豆豉炖鱼_chi 

18:00   @doublev 

          @.雪 燃 藍 鈴. 

          @人形自走咕咕机 


19:00   @影子123 

20:00  @泛宿 

          @顾澄想吃锅包肉 

          @Flora.煮了只兔子。 


21:00  @洛柃 

22:00 @殺. 死. 玫. 瑰. 

         @负卿无恙 

         @紫一蒸菌 


以上是参与这次考试的师生,让我们一起期待一下六天后他们的答卷吧!!


另外,是不是还有新同学想加入我们的学院呢?所以代理院长带着他的问卷(p2)来了!想入学吗!快來做题吧!(留下你们答案!我想看有没人全对!)

如图,不想说话了,被lof屏到没脾气。

麻烦各位太太移步wb第一条食用,wb id与lof同名。😭😭😭

中也:我妈这个变态总想看我鸭子坐(?)

中也有衣服穿了,喜极而泣。

中也被鲨鱼吃掉了!!!